欢迎光临011qk
我们一直在努力

全国最大接码平台被查法院判了


只需花1毛钱,就可以戴着面具畅游网络。如此低门槛、高便利的体验,着实吸引不少用户。然而,黄岩的小王(化名)就因玩网络游戏图个方便自在,陷入一个买卖游戏装备的诈骗圈套。

这个案子牵扯出的“易码平台”,是目前全国最大的接码平台。作为“网络黑灰产”的源头,“接码平台”是这类黑色产业的基础环节,连接着一条由卡商、接码平台方、号商、各类黑产从业者构成的黑色产业链。

近日,路桥区人民检察院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依法对五名涉案人员提起公诉,路桥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

小王今年二十来岁,是个“游戏迷”。前两年,他在网上卖游戏账号,信息挂出去不久后,便有买家找上门来。

交易后,小王收到一封邮件,“通知!你在**平台上架的虚拟游戏商品已有买家拍下,请尽快打开一下链接,配合虚拟商品发货客服进行发货。”在邮件下方,附有一个链接。

点开后,弹出一个聊天窗口,并显示一条客服发来的信息,“亲,买家已下单,系统成功查询到账,回复JY将为你进行发货处理。”

小王回复后,客服表示需要交一笔保证金作安全风险处理,随后发来一个微信收款二维码。一顿操作后,小王发现自己受骗,已经联系不上买家,于是报警。

经公安机关调查,犯罪嫌疑人刘某利用一个名叫“易码”的接码平台,提供的手机号和验证码,在淘手游、转转等APP上注册账号,假冒买家和客服,通过自行制作的转账成功假截图获取卖家信任。随后,让卖家交保证金等手续费来骗钱,共骗取小王等人近5000元。

什么是接码平台?这是一类使用物联网卡或未经实名认证的手机卡、接收短信验证码,用于注册网络账号的平台,能批量注册或绕开实名认证。

接码平台是藏在“杀猪盘”、网络、网络诈骗等网络黑产背后的上游技术平台,为网络犯罪活动提供了很大便利。

根据“易码平台”线索,台州市、路桥区两级公安机关经过4个月专案侦查,于2019年先后抓获张灏(化名)、桑鸿(化名)等犯罪嫌疑人12名,查扣“黑卡”10万余张。

张灏是重庆人,80后,体育专业大学学历,爱好玩游戏。他玩游戏时发现,每次用自己的手机注册游戏账号,常会收到骚扰短信,便跟网友“老板”说起这个烦恼。

当时,网友“老板”正在架构“易码平台”,可以提供无需实名注册的服务。得知张灏大学毕业后从事过电商等网络工作,便邀请他来负责平台运营,答应给他20%的股份。张灏很快接了这个活,通过运营“易码平台”,为黑产人员提供源源不断的手机号及验证码。

“易码平台”如何运行?该平台将卡商和用户之间联系起来,卡商利用“猫池”设备,可以同时插入数十至上百张虚拟卡。通过平台,把收到的验证码卖给用户。用户充值10元可注册会员,验证码短信每条收取1毛钱。接码成功后,平台会从用户账户扣钱,收的钱分卡商70%、平台留30%。

一开始,“易码平台”业务没什么起色。到了2018年下半年,平台用户注册量和卡商人数猛增,收益也越来越好。2016年至2019年9月,张灏从中获利360余万元。

据了解,使用“易码平台”无需核查真实身份。多数用户通过该平台,从事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网络黑灰产”。就像开头提及的小王遭遇的网络诈骗,就是易码平台为不法分子提供帮助和便利。

经查明,“易码平台”共存有手机号码1880多万个,连接上游“猫池”窝点1900多个,用户注册量达170余万,对接验证码的项目48850个,是目前掌握的全国最大的接码平台。

案发后,12名涉案人员均已主动退赃。考虑到部分涉案人员均无前科,有的刚大学毕业,有的还是在校大学生,路桥检察院积极贯彻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秉持“教育、感化、挽救”的司法理念,综合考虑各人在共同犯罪中地位、作用、情节等多方面,最终对7名犯罪嫌疑人,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对张灏等5人提起公诉。

最终,路桥区人民法院判处张灏等5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七个月到一年八个月不等,缓刑一年四个月到三年不等,并处罚金1万元到20万元不等。
小编推荐国内最大的几个手游加盟平台 2022-09-08


版权声明:本站大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违法违规的内容或本文侵犯了你的权益, 请联系管理员,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全国最大接码平台被查法院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