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011qk
我们一直在努力

综艺2022年文娱平台主战场


有趣的是,爱优腾芒在微综艺方面的动作,也成为上一年突破短内容、打造综合视频的一种思路。综艺又见综艺,当这部分内容成为新老视频平台的共性选择,各方主攻方向的交错,正指向下一阶段视频战争的主要战场。

大盘整体表现为2020年以来的稳定局势,据统计全年网络端上线部基本持平,上新数量、口碑和热度等方面与此前基本持平,头部节目方面虽然有若干口碑不错的节目,但相对缺乏如《乘风破浪的姐姐》一样的绝对破圈内容。

但这对于新入局者未必是坏事。一方面,这种稳定也代表着市场和行业的成熟,对于入局的抖快B而言,无论是有观看习惯的广泛受众,还是行业制作门槛的降低,都存在当下进入该领域的客观利好。

另一方面,爆款稀缺之下,市场在寻求内容的新鲜感,上一年无论是如离婚综艺、悬疑综艺,在类型上吸引行业的普遍快速发力,还是长视频平台以15分钟左右的微综艺切入短内容,都表现出内容开源的需求。

也应该看到,无论是抖快B在长综艺领域的尝试,还是长平台对“小鲜综”、“轻综艺”等不同名目的微综发力,都是长短之争进一步深化到内容领域的表现。去年,爱优腾芒开始做短剧;今年,短视频平台想靠综艺攻入长视频腹地。

首先从综艺内容的特点看,制作排播决定了更具时效性和互动性的特点,这对于抖快B来说可以和平台内容有天然的结合点;而且制作层面容易落地,更灵活、更可控的播出模式也能根据数据和反馈机制作调整。

选择综艺作为长内容的主攻方向,抖快B箭在弦上。进入2022年,综艺领域或因这种竞争的升级,在类似买方市场的环境下实现数量、质量的升级。

应该认为,面对刚刚发力综艺的抖快B,爱优腾芒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有着长达十年的先发优势。这种优势表现在IP积累、制作资源和用户习惯等各个环节,曾在多次外来竞争中表现出先进性。

面对新的对手,长视频平台该感到压力吗?其实长短之争在2021年的白热化,一定程度上表现了长视频面对短视频竞争的压力,后者在流量、用户时长和变现能力等方面的优势,在互联网普遍面对增长问题的当下增强了长平台痛感。

具体到综艺领域,这种竞争力还需完成在具体内容上的转化。在微综艺领域其实双方的先发优势都不算明显,新老平台也都没成功打造微综艺爆款;真正激烈的竞争还是在长综艺领域,不妨看看他们的优劣势对比。

而从整体上看这些新平台的优势,与综艺也有契合度。首先是流量优势,聚集用户的同时天然与娱乐内容有用户重叠,长期输出相关内容也形成了受众积累。

同时,对于内容行业来说创新永远是刚需,这种新模式对行业的价值,或许可以吸引专业人士加入,加快这些平台在前期在团队和制作经验方面的积累。

新势力在经验和IP积累方面的弱势,正是这些深耕内容多年的平台优势所在。同时,依靠多年来积累的精品内容,这四家不但形成了用户观看习惯,更基于用户认知形成了平台品牌。

比如爱奇艺的“青年”标签和潮流文化,掌握着IP如《奇葩说》《中国新说唱》《乐队的夏天》《潮流合伙人》等,在多个分众领域助推垂类文化破圈,去年还推出了热度较高的“迷踪季”。

优酷在潮竞综艺方面形成品牌,输出《这!就是街舞》《这!就是灌篮》等系列IP,此外还有《象牙山爱逗团》《麻花特开心》等喜剧团综,以“看理想”系列为代表的人文类节目等。

芒果TV也有着突出的综艺品牌,无论“姐姐”、“哥哥”系列,还是《明星大侦探》《密室大逃脱》等系列,多次为行业开拓热门类型。

以上是有跟卡盟网站2022相关的内容,感谢大家一直的支持!


版权声明:本站大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违法违规的内容或本文侵犯了你的权益, 请联系管理员,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综艺2022年文娱平台主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