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011qk
我们一直在努力

水滴筹|目前公安已有立案|筹款中介抽成最高达70%


水滴筹筹款中介抽成最高达70%?8月21日,因超高比例抽成,水滴筹冲上微博热搜第一并再次引起业界热议。

8月22日,水滴筹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高至70%的佣金,并非水滴筹平台收取,而是部分恶意推广的第三方商业组织运作。对于此伤害用户和水滴品牌的行为,水滴筹采取零容忍态度,坚决抵制和打击。

“打击大病筹款行业灰色链条是一个长期的工作,水滴筹将持续完善平台规则和风控体系,让‘灰产’从业者没有漏洞可钻。”水滴筹相关负责人独家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成立的专项调查小组持续收集证据向公安机关报案,并积极配合警方进行侦查,目前已有公安进行立案调查。对内,水滴筹严格要求员工作业规范,不允许参与恶意推广行为,公司成立恶意推广专项调查组,查处内部参与恶意推广人员,一经查实严肃处理,情节严重者联动公检法机关进行处理。

突然的微博热搜主要源于今年6月《中国慈善家》杂志的一篇报道。报道指出,在一些购物平台和社交平台上,都有大病众筹“职业推广人”的存在,他们抽成低则50%,最高达到了70%,有些“筹款推广人”甚至要求,在筹款链接中填写其提供的收款账户。

“水滴筹在2021年底就多次接到用户的举报和投诉,称在微信群经常收到大病筹款求助,对方自称是患者亲属,但转发次数过于频繁,令人怀疑真实性。随后,公司成立了内部的专项调查小组。”水滴筹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经调查后发现,确实存在一些机构或个人,主动联系各个大病筹款平台的筹款人,表示可以协助其转发、推广筹款链接,按照筹到款项的比例收取所谓“服务费”、“推广费”。

“针对恶意推广行为,将进一步调整筹款提现规则,严格限定非筹款人本人账户收款,实际收款人必须为患者近亲属或者就诊医院的对公账户,并且严格审核收款人与筹款人的关系证明文件,让恶意推广者无法接触筹到的款项。”水滴筹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称,对于参与恶意推广的筹款人,水滴筹将其列入黑名单,无法再在平台上发起筹款;对于最终被确认参与转发的恶意推广者,水滴筹将限制其在平台上的访问、转发、证实等权限。

水滴筹方面向《华夏时报》记者提供的持续数据监测显示,水滴筹平台恶意推广案例在2022年3月开始逐渐增多,经持续管控后,平台内恶意推广案例于5月逐渐回落,至7月,平均每周恶意推广案例数为个位数量级。对比水滴筹平台上平均每月发起 5 万例的大病筹款案例数,恶意推广行为在水滴筹平台管控打击下,发生概率不高。目前,水滴筹累计管控恶意推广案例800余个、恶意推广人员600余人。

8月21日,针对筹款中介抽成最高达70%一事,水滴筹发布声明称,所谓的筹款中介是由部分恶意推广的第三方商业组织运作,为筹款人提供不正当筹款方式的服务。筹款中介收取30%-70%的费用,侵害了筹款人、捐款人的权益,已构成违法行为。

从水滴筹的声明中可以看出,目前,该平台的服务费比例是3%。其表示,水滴筹自2016年7月上线年的时间里,一直是水滴公司全额补贴水滴筹平台的运营成本,直到今年4月,水滴筹试运行收取筹款金额的3%作为服务费(除此之外,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取0.6%支付通道费用),用于维持平台运营。

水滴筹创始人兼CEO沈鹏转发了该声明并表示,所谓的筹款中介是由部分恶意推广的第三方商业组织运作,非水滴筹行为,对于此类行为,水滴筹采取零容忍态度,坚决抵制和打击。

水滴筹于2016年7月正式上线,通过移动互联网技术将民间“互助互济”的线下行为搬到社交网络上,并通过亲友分享、移动支付等方式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患者及家庭更便捷地发布、传播求助信息,让赠与人也可以更方便地进行帮扶。截至2022年3月底,超过4.03亿用户通过水滴筹向近250万名大病患者捐赠了累计约509亿元医疗资金。

今年4月7日,水滴筹发公告宣布,为维持平台稳定运营,开始试运行向筹款人收取平台服务费,平台服务费的收取标准为单个筹款项目提现金额的3%,且单个筹款项目最高不超过5000元,此外第三方支付平台还将收取0.6%的通道费。

“过去5年多,水滴筹维持运营所需的成本,一直由水滴公司补贴,未向筹款人收取费用。随着运营成本逐年上升,水滴筹平台采取了多项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措施,但仍无法完全覆盖平台日常运营所需成本。为了平台可持续运营,现试运行收取服务费。”水滴筹解释道。

针对收取3%的服务费用是否合理,水滴筹称,台收取服务费不以盈利为目的,仅为了保障平台持续健康运行,经过内部仔细核算,决定收取少量服务费,以覆盖平台部分运营成本。

针对收取服务费一事,沈鹏在微博发文表示,今年试运行向筹款用户收取3%的服务费并收费到5000元封顶。这么做是为了能够持续的服务更多有困难的家庭,不是为赚钱。

事实上,以水滴筹、轻松筹为代表的网络众筹平台,是民间慈善近年来的一种新形式。这种“新”,体现在其虽然具有公益性质,但本质上是商业运作模式。沈鹏也曾强调,水滴筹的核心本质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工具,而不是一个慈善公益组织。其公益、慈善与商业利益之间的边界如何界定,也曾引起业界热议。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无论是水滴筹还是轻松筹在为大病患者筹款的同时为水滴保险或者轻松保引流,通过保险平台的收益来弥补众筹平台的成本支出。但是,随着各地惠民保类医疗保险的快速发展,商业保险当前又处于相对低迷调整之中,众筹平台为保险平台引流的效果不断减弱,难以补贴众筹平台的成本支出。水滴筹平台宣布收费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来的。

李文中指出,平台收费从形式上看与其从事慈善事业的身份是有冲突的。不过,这种运作方式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如果不允许众筹平台在运营中收费,这些平台可能会退出运营,缺少平台帮助众筹的情形下一些患者是无力负担高额医疗费用支出的,不利促进社会公平与和谐。当然,由于捐款帮助大病患者看病完全是一种自愿行为,平台收取运营费用可能会引起一些捐款人的反感,甚至会因此拒绝捐款。也就是说,众筹平台收取运营费用,呈现商业化特征之后是否能够在“市场”上存续应该由“市场”来选择。

在李文中看来,大病筹款行业目前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也是,向社会为大病患者筹款本身是一项社会慈善事业,但是筹款平台运营越来越商业化。二者之间属性的冲突引起社会的诸多质疑。但随着国家社会保障事业和商业保险的不断发展,特别是惠民保类普惠型医疗保险产品的快速发展,未来需要众筹大病治疗款的人会越来越少,筹款平台最终会逐渐完全被商业保险所取代。不过,现阶段虽然收取运营费用,但是毕竟能够帮助大病患者,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与合理性。

水滴筹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未来,水滴筹将持续完善平台规则和风控体系,提供方便、透明、真实的线上筹款服务,助力大病患者获得及时救助。目前,水滴筹正在筹备成立透明运营委员会,该委员会将由水滴筹关键岗位负责人和熟悉法学、慈善领域的专家、媒体、法律人士等组成,水滴公司CEO沈鹏担任委员会主任。透明运营委员会将围绕水滴筹平台的案例信息真实透明、资金去向安全透明、平台规则合理透明开展治理和监督,同时推动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规范发展。

公开资料显示,水滴筹由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水滴公司”)成立运营,创建于2016年4月。2021年5月,水滴公司在纽交所上市。其招股书显示,沈鹏、杨光、胡尧等核心管理层持股比例最高,为26.4%。其次是腾讯,持股比例达22.1%,其他重要股东还有博裕资本、高榕资本、瑞士再保险等。

今年6月15日,水滴公司发布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水滴公司一季度净营业收入6.487亿元,比前一个季度增长7.4%,实现盈利1.05亿元。

水滴公司的主要收入来自保险业务板块,保险相关收入为6.282亿元,主要分为保险经纪收入和技术服务收入,前者是通过销售保险产品,从保险公司获得佣金,后者是为保险机构提供技术服务,获得服务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以上是有跟逆战卡盟内部辅助相关的内容,感谢大家一直的支持!


版权声明:本站大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违法违规的内容或本文侵犯了你的权益, 请联系管理员,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水滴筹|目前公安已有立案|筹款中介抽成最高达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