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011qk
我们一直在努力

Meta推出3D化身沈腾自比元宇宙DogKing小扎变身光头强

  

  继联手英伟达推出超级计算机后,Meta布局元宇宙的下一个大动作,为旗下平台加入3D头像。此外,Meta将在周三公布第四季度业绩。全力奔向元宇宙,Meta赚了没?

  这不,就在虎年春晚,沈腾参演的小品《还不还》,多次将自己自比为「元宇宙里的DogKing」。

  继联手英伟达祭出元宇宙「巨兽」超级计算机后,Meta布局元宇宙下一个大动作:为Instagram加入3D头像。

  周三,Meta将公布第四季度业绩。届时,许多人便会看到扎克伯格的「未来愿景」能否为公司带来可观的收入。

  北美地区的人们可以通过贴纸、动态帖子、 Facebook ID图片以及更多的Meta平台,包括Quest VR,以虚拟化身的形式出现。

  新的头像将包括新的面部形状,为了让Avatar更接近真实的你。同时考略到残疾用户,加入如人工耳蜗、助听器和轮椅等元素。

  自我们在2021年的Connect上展示了Meta对元宇宙的长期愿景之后,我们一直在构建下一个未来。在那里,你可以和相隔数千英里的所爱之人坐在同一个房间里交谈,可以与跨国的一个卓越团队进行合作。这些虚拟人3D化身进一步推动了Meta进军虚拟世界的雄心壮志。

  Meta曾在10月份展示了Codec Avatars和实时环境渲染的演示,但公司当时强调,大部分工作仍处于研究阶段。

  去年10月31日,扎克伯格在一年一度Connect大会上将Facebook改名Meta,并将投资数百亿美元,全力奔向元宇宙。

  当时,该公司提出一个愿景,人们可以通过虚拟现实的化身(avatars)观赏古罗马等任何想去的地方。

  紧接着,微软在11月2日Ignite大会上正式宣布进军元宇宙,并推出混合现实会议平台Mesh。

  11月9日,英伟达全能阿凡达平台的3个虚拟人也在GTC 2021大会上同时亮相,还将Omniverse平台定义为「工程师的元宇宙」。

  在明日即将公布的财报中,Meta计划首次公布其增强和虚拟现实硬件部门Reality Labs的业绩。

  该公司此前曾透露,这项在元宇宙领域的投资将导致公司2021年的利润减少100亿美元,而且在近期任何时候都不会盈利。

  许多投资分析师表示他们很想看到Meta的Reality Labs的盈利能力的指标,它可能再多长时间内拖累广告、已及围绕VR头戴设备销售力度的证据。

  VoxPop 的虚拟现实市场分析师Stephanie Llamas说,「Reality Labs是一个放大镜,对我来说,这将是重大的看点,不必通过外科手术来挖掘Meta的收益。」

  Meta公司表示,预计第四季度「非广告收入将同比下降」,因为它与圣诞假期火爆的VR Quest 2头显相比稍有逊色。

  目前,Meta没有公布Quest 2头显销量,但是7月份针对Quest 2面部泡沫衬垫的召回通知称,该产品在美国的销量约为400万台。

  数据显示,Oculus应用在圣诞节当天在美国App Store下载榜登上榜首,其下载量超过TikTok。与此同时,Oculus Quest 2也成为这个圣诞节最受欢迎的礼物,超过Xbox和PS。

  国际数据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 估计,Facebook去年销售了大约680万个虚拟现实头戴设备,高于前年的估计350万个。目前它占据了一半以上的AR/VR头显市场份额。

  不过,投资者最关心的是 Meta 的核心数字广告业务的表现。这家科技巨头拥有仅次于谷歌的全球第二大数字广告平台,去年10月曾表示,第四季度将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它可能面临苹果隐私政策变化的持续打击,因为这些变化使Facebook和Instagram难以在苹果应用平台上有效使用定位系统和广告投放功能。

  Global X的研究分析師Pedro Palandrani表示,元宇宙是一个「长期故事」,但在近期,投资者将关注Meta如何应对苹果的政策。

  Meta表示,预计2021年总支出将达到700-710亿美元,2022年全年支出将达到910-970多亿美元。

  据华尔街的预测,Meta公司预计收入为333.8亿美元,同比增长18.9% ,预计每股季度收益为3.84美元,略有下降。

  在去年年末,Instagram的一位工程师收拾好行囊,准备在12月份去度假休息。可这时,他的老板拉住了他,非要带他去了一个虚拟会议,主要聊的是2022年的工作目标。

  然而,他们的谈话画风一变,老板让他忘掉原来的工作目标,而是让他在日益壮大的AR和VR领域中找到新的职位。老板说,「要想在Meta成功你就得做出改变。」

  这位在Instagram工作了三年多的工程师,因为害怕被报复而拒绝透露真实姓名。他想要申请一份新的工作,但还没决定好要做什么。

  Meta,前身就是广为人知的 Facebook。扎克伯格自去年 10 月押注元宇宙以来,彻底颠覆了他的公司。他的公司将向人们介绍跨不同软件和硬件平台的共享虚拟世界。

  员工们表示,从改名起,Meta 就进行了彻底的转型。它创造了数千个新工作岗位,用以生产元宇宙所需的软件和硬件。Meta的经理们希望,之前从事社交网络产品工作的员工,去申请AR和VR相关的职位。

  Meta还从包括微软和苹果在内的竞争对手那里挖来了元宇宙工程师。它已经正式将一些产品重新命名,例如他们的Oculus虚拟现实头显。

  不得不说,这一次改名,和进军元宇宙的风波,足可以和2012年扎克伯格宣布脸书将从台式机转向移动设备引起的风波相媲美。

  当时,Facebook进行了重组,将其大部分精力和资源集中在制作适合移动设备的各类产品。这次改变非常成功,给Facebook带来了数年的增长。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想再次大刀阔斧地改变公司的经营方向会更具挑战性。Meta拥有超过 68000名员工,是2012年的14 倍多。其市值在此期间增长了8倍多,达到8400亿美元,业务扎根于在线广告和社交网络。

  虽然这种转变可能会让 Meta 在互联网发展的下一个阶段中抢占先机,但元界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个理论上的概念——不像Facebook在 2012 年转型的时候,智能手机已经基本普及了。

  虽然一些员工对Meta的转变感到兴奋,但另外一些人质疑 Meta是不是还没解决 Facebook 上错误信息的传播,还有极端主义等问题的情况下就贸然投入新产品。

  一名员工表示,「员工应该有一个积极的态度,不管是支持转型创新,还是辞职离开。一些不认可此次转型的人已经离开了。」

  2名员工表示,元宇宙对于公司现有的社交网络产品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这仍然是未知数。他们说,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一些团队在过去四个月中都进行了规模缩减,并且2022年下半年的预算也将低于往年。

  9月,长期担任首席技术官的Mike Schroepfer表示,他将在2022年底前卸任。扎克伯格任命Andrew Bosworth接任,过去几年,他在一直领导着Oculus 耳机和Ray Ban Stories智能眼镜等产品的研发。

  Bosworth 的接棒传递了一个信号,表明扎克伯格正在认真对待虚拟现实和虚拟世界。两人是在哈佛的人工智能课上认识的,当时扎克伯格还是学生,而Bosworth是助教。扎克伯格从大学退学后,他们一直保持联系。最终, Bosworth搬到硅谷为扎克伯格工作。

  扎克伯格后来曾向Bosworth寻求帮助。2012 年,Bosworth被任命构建Facebook移动广告产品的任务。在 Oculus 虚拟现实部门出现了管理问题后,扎克伯格于2017年8月任命Bosworth接管该计划。VR业务后来更名为 Reality Labs。

  2021年10月,Meta 表示将在未来五年,在欧盟创造 10000个与元宇宙相关的工作岗位。同月,扎克伯格宣布将 Facebook 的名称改为 Meta,并承诺为此投入数十亿美元。

  员工说,Reality Labs现在处于公司向元宇宙转变的最前沿。他们说,热衷于产品、工程和研究领域的员工正在申请相关的新职位,而其他人则在传统的社交网络部门中升职,在社交网络中强调元宇宙,继续领导相关工作。

  在Meta网站上列出的 3000 多个空缺职位中,超过24%是AR或VR相关的职位。相关工作在西雅图、上海和苏黎世等城市都有岗位。

  以上是有跟逆战辅助科技卡盟相关的内容,感谢大家一直的支持!

  
小编推荐综艺2022年文娱平台主战场
2022-09-08

  

版权声明:本站大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违法违规的内容或本文侵犯了你的权益, 请联系管理员,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Meta推出3D化身沈腾自比元宇宙DogKing小扎变身光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