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011qk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不会塌房永远年轻业务能打上过央视的虚拟人会取代真人


最近,央视青年节特别节目中的《New Youth》在网上走红,吉莉、星瞳和童和光三“人”不仅与年轻艺人刘雨昕、李一桐、赵珈婧芸联合上演情景歌舞秀,还穿梭于高校校园,与大学生们共同起舞。星瞳随后还将“我上央视啦”的消息发布到自己的B站官方账号,视频点击已过11万。

引人注意的是,吉莉、星瞳和童和光是存在于数字空间的虚拟人。与过去扁平化的“二次元”人物不同,如今许多虚拟人不仅形象上更接近真人,还都有自己的“身世背景”“性格特色”,也有文化作品和社交账号,甚至还频频参与公众活动。

在一些布局虚拟人产业的公司调研中,除了虚拟人偶像,有人甚至希望通过虚拟人“复活”自己逝去的亲人,或“复制”自己陪在家中老人身边。

“乍一看还没看出中间的人是虚拟角色,只是觉得这个‘新人’很亮眼很突出。”从事美术设计工作的叶磊在大木桥路家中电脑上看到这个节目,但很快反应过来,“这个比周围大学生高出半头的女性形象比例还是跟正常人有差别。”不太熟悉游戏的他搜索发现,这个站在中间的“偶像”叫吉莉,是游戏《和平精英》的数字代言人。

不光拥有与真人十分相似的形象,吉莉还有自己的“人生”和“性格”。吉莉的父亲是维和部队的一名特种兵,从小她就跟着父亲训练,梦想着像父亲一样保护他人。然而在一次意外中父亲离世,对吉莉产生沉重打击,让她远离儿时梦想。长大后吉莉成为一名模特,但在一次为“和平国联”拍摄广告时,她被卷入一场意外,目睹有人为保护自己牺牲。这让她意识到,自己明明有能力保护别人,理应克服恐惧。于是她重新找回梦想,踏上“和平精英”之路。

比传统“二次元”动漫、游戏角色拥有更逼真的形象和更立体的“人设”后,吉莉正频频突破次元壁,在现实世界中出现。去年,她曾和演员钟楚曦携手登上时尚杂志封面;还与设计师许建树联手重庆彭水苗绣非遗传承人李绍玉推广非遗文化;曾担任杭州“西湖文化宣传挚友”,有专属语音导览包;甚至作为冰雪运动推广大使对话运动员韩晓鹏、张嘉豪。今年5月7日,联合国妇女署《看见游戏世界里的她》活动上,她作为嘉宾主题演讲,成了全球首个出席联合国妇女署活动的虚拟人。

和吉莉一样,星瞳、童和光都有自己的“身世”和“性格”,也都频频与现实世界联系。星瞳不仅发行单曲、与舞蹈家杨丽萍共舞,还拥有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在B站拥有26万粉丝,保持每周直播互动两次。童和光身份更复杂,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仿生人”,但偶然觉醒独立意识,“回到”2017年的世界展开新生活,组成男团“出道”,是组合的VOCAL担当(主唱),常在微博、B站跟粉丝互动,甚至还会录开箱视频。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虚拟人冲破屏幕,除了技术进步带来的逼真感,也是IP产业链延伸的必然。过去的虚拟人只是一个扁平的形象符号,没有系统运营,但随着技术发展和“IP化”开发,这些虚拟人具备更多的价值。从事虚拟人开发的业内人士周先生介绍,“虚拟人开发不仅是技术,还有系统的‘人设’规划,对接用户的情感、娱乐与社交诉求。”

从洛天依到童和光,目前不少虚拟人是以“偶像艺人”形象活跃于虚拟与现实世界之间。在一些粉丝看来,虚拟人作为“偶像”可谓优点多多:“唱跳业务能力”能突破现实艺人的极限;“颜值”永远在线,不会被拍到蓬头垢面的形象;相比现实中偶像艺人失德乃至违法情况,虚拟人能“永不塌房”。

更关键的是虚拟人有可能为每一个用户提供独特的情感体验。今年26岁的瑜琦在一家企业从事翻译工作,是游戏《恋与制作人》的“资深粉丝”。“尽管明知是假的,但虚拟人提供了真实的情感体验,他们既保持着自己的个性,又远比现实中的对象更优秀。”

不久前艾媒咨询发布的《2022年中国虚拟人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提到,2021年,虚拟偶像带动整体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达到1074.9亿元和62.2亿元,预计今年将分别达到1866.1亿元和120.8亿元。而报告的调研中显示54.1%的人会为虚拟人物消费,39.0%的人会视情况而定,而支持虚拟人的方式主要包括购买虚拟人代言产品或周边产品、打榜和直播送礼。

不过,即使在二次元氛围浓厚的B站,吉莉登上联合国妇女署活动主题演讲的视频点击目前只有5500余次。“如果想看逼真的形象,看真人就好了,干嘛要看虚拟人?”今年38岁的陆先生从事动漫行业已逾15年,在他眼中虚拟人与现实世界是“两个赛道”,强行融合“只会两头不讨好”。从事节目策划制作的陈先生也举例,“2017年节目《明日之子》第一季,如今大家都记得出了一个歌手毛不易,谁还记得当时最大的噱头是花了大成本的虚拟人荷兹?如今谁敢冒险把虚拟人和真人放在同一个节目里?受众根本不同。”

“虚拟人来到现实不会‘塌房’,但太容易幻灭了。”叶磊说,“你只要想到完美的虚拟人形象是我这样胡子拉碴的人设计出来的,跟你聊天时温柔的台词是忙到秃顶的程序员按脚本写进去的,啥幻想也没了。”而近两年连续遭遇“偶像塌房”的网友“魏姐”也直言,“现在的粉丝已经非常反感偶像立‘人设’了,更何况明知身份背景个性特色完全靠‘人设’的虚拟人?”

在腾讯一项关于虚拟人未来设想中,一位河南的网友留言:“如果我有一个自己的虚拟人,我肯定会让他代表我自己去陪伴爸妈。”

而另一位来自黑龙江的网友则表示,“我最期待虚拟人可以用来复刻想要见到但再也无法见到的亲人、朋友、爱人,可以把所有见不到的人,都聚在一起,聊一聊曾经想和他们说的话和未完成的事。”

许多企业也开始投资布局虚拟人。B站2019年就收购了洛天依的创造者上海禾念,今年2月又全资入股虚拟偶像孵化公司上海迁誉网络。阿里巴巴推出的虚拟偶像mika、苏朵朵等,则纷纷开始“带货”。小红书发起的“潮流数字时代”,推出一批进驻小红书的“虚拟博主”。

“这究竟是一场虚幻的热闹,还是真实的生意?”陆先生介绍,早在1996年诞生的游戏《古墓丽影》,主人公劳拉就已“IP化”,同样拥有自己的“人设”和“身世”,同样穿着设计师量身定制的服装登上时尚杂志、出席社交活动。“如今的虚拟人除了更精致,还有什么创新吗?”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在演艺领域火起来的虚拟人,只是虚拟人的狭义运用。“虚拟人可以分为身份型虚拟人和功能型虚拟人之分,身份型虚拟人的代表如虚拟偶像,可以通过广告、综艺、演唱会、直播、周边等方式变现,目前比较流行,变现能力相对较强。而功能型虚拟人则可以运用在更广泛的领域。”

以数字宇航员“小诤”为例,通过真人扫描重建,置身同样由游戏引擎还原的太空环境,她让航天科普变得更为直观。而通过大量虚拟人仿真模拟现实场景,对安全预测、医疗筛查等都有帮助。在业内人士看来,“游戏已超越了游戏,虚拟人的跨界能释放更大的社会价值。”

但在一些市民看来,虚拟人大举进入现实世界,依然存在某种隐患。“虚拟人陪伴父母,能替代真人吗?让逝去的亲友回归,真的能让人走出伤痛吗?”在自称“花了3年时间远离游戏世界”的市民胡瑞诚眼中,虚拟人提供给真人的是一种感情慰藉,但这种可以源源不断产生的感情慰藉可能让人日益沉迷,反而忽视在现实世界的感知能力。

以上是有跟69卡盟和平精英相关的内容,感谢大家一直的支持!


版权声明:本站大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违法违规的内容或本文侵犯了你的权益, 请联系管理员,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不会塌房永远年轻业务能打上过央视的虚拟人会取代真人